大洋网评平安是与时间的赛跑

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

放眼全国,一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如火如荼,早已全面打响。

经过两年脚踏实地、披荆斩棘的“取经路”,兰州大学青少版《西游记》最终完成了改编,并被兰州大学出版社送选参加了2019年“优秀青少年读物出版工程”。据悉,该校还将继续改编四大名著中另外两部:《水浒传》《三国演义》。

天下之事,虑之贵详,行之贵力。赛跑,也一样。它不是一场“速度游戏”,而是一个冷酷的赛场。凡是能够提速的,都是武器。比如技术手段、网格化治理、“令行禁止、有呼必应”……凡是拖后腿的,都是敌人!我们要减文牍,缩会议,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避免不必要的消耗和折腾,让各地工作人员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防控第一线,而绝不能把时间耗费在低效甚至重复、无用的工作上。疫情当前,每分每秒都很珍贵。贻误战机,就是罪人。

当然,提速再提速,绝不是只要速度而不顾其余。快,要有章有法。急,但要急而不乱。比如全力做好患者救治,加强防疫物资供应,开展“地毯式”“洗楼式”“围院式”摸排,体温监测不放一车、不漏一人……工作繁重,千头万绪。干好干坏,大不一样。我们要以问题、效果为导向,把一项项任务落细、落实、落好,绝不因贪快而降低对质量的要求,绝不为了速度而容忍疏忽。毕竟一个失误,一个环节“掉链子”,都可能后患无穷。

改编团队从前期的市场调研、文献整理、开展学术研讨活动,再到图书插图、排版、印刷,都是师生们一步步摸索出来的。该书的出版,也是该校“参与式”“沉浸式”“研究型”教学探索的学习成果。

著名儿童文学专家、兰州大学文学院院长李利芳说,当前我国青少年的整体阅读能力已得到较大提升,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儿童自身均对阅读材料本身提出更高要求,经典改编有巨大的市场空间,但也是一项难度极高的工作。改编后的文本若通篇使用口语化的语言,一味去掉异于现代的古代元素,包括成语和典故,不仅会破坏原著的典雅之气,影响作品的合理性和连贯性,还会让读者失去一个提高语言文学素养的好机会。

被读者认可的“创新果”

青少版《西游记》问世后受到了广泛认可。兰州大学校长助理、萃英学院执行院长贺德衍指出,该版《西游记》凝聚了兰大学子传承经典、敢于创新的精神;也是萃英学院创新本科教育模式,构建拔尖人才培养创新发展新格局、开创本科教育教学工作新局面的创新成果;更体现出兰州大学以全面发展为目标,努力培养适应社会发展需求的合格人才的用心,积极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决心。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平安。早一天、快一步、节省一分钟,就多一分安全,就多一点保障,就多一分胜算。反之,慢半拍,迟一步,就多一分扩散的风险。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对抗疫情,唯有以快制胜。平安,就是与时间的赛跑。越早,越主动;越快,越安全。

除了每周例行开展分组讨论交流外,改编团队还举办了多场主题读书报告会,在此过程中,大家发现了更多的学术研究话题和提升空间。此外,样稿还发给中小学、兰州大学在校同学和老师,让他们进行试读,根据所反馈的阅读意见,再对作品进行调整,每位改编者都为这本书的完成尽心尽力,以便吸引更多孩子的阅读兴趣。

“市场有需求,而改编图书的过程,也是引导学生阅读文本的一种新型参与式教学,能不能将教学和实践结合起来呢?”2017年,魏宏远带着兰州大学萃英学院2016级人文班、文学院2014级汉语言文学班共12名学生执笔,参与到青少版《西游记》的改编工作中。

除夕之夜,各省医务工作者星夜驰援;十天之间,一片片黄土荒地变成超大型医院;在病房,有医生连续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在病毒检测实验室,检测员们几乎全部连轴转;在工厂车间,工人紧急复工、开足马力;在枢纽要道,各地为防疫物资开辟“绿色通道”;还有金融机构加快审批贷款;“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深入人心……

除了每周例行开展分组讨论交流外,改编团队还举办了多场主题读书报告会,在此过程中,发现了更多的学术研究话题和提升空间。兰州大学供图

与时间赛跑,要加强预判,尽力往“前”赶。古人讲:“明者见危于无形,智者见祸于未萌”。眼下,疫情仍呈扩散态势,随着复工、复产、复学等重要时间节点到来,防控任务愈发紧迫。我们要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把准备功夫做得更扎实,提前做好应急防控预案。比如迅速制定复工复学开工开业详细指引,最大限度掌握返城人员数量、结构、行程,主动加强与疫情发生地的信息共享和联动处置,精准掌握人员动态……底数清、情况明、数据准、措施实,才能跑在前面,改变战局,赢得主动。

为何要“早”?为什么要在除夕夜星夜驰援?为何要加快审批、争分夺秒、连轴转?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两个字——时间!

“能不能将名著改编为针对中小学生阅读的青少版呢?”带着这样的疑惑,2014年暑假,在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的邀请下,魏宏远带着文学院10名本科生参与《红楼梦》的部分改编工作,出版发行后得到市场认可。

与时间赛跑,要提速、再提速。尤其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期。何为关键?就是此役战罢,胜负即分。获胜,则迎来拐点,一旦失利,后果不堪设想。正因此,我们要进一步增强紧迫感、责任感,进一步做好打大仗、打硬仗、打恶仗的准备,把脑袋中的那根弦绷得更紧一些,立足“快”字,迅速行动、果断坚决,从速从急,敢于特事特办,快一点、再快一点。

“既要保持原著典雅的语言风格,又要删减恰到好处,这是改编过程中最为困难的部分。”兰州大学萃英学院2016级人文班孙悦说,本次改编追求“文不甚深,言不甚俗”的艺术风格,在保留原著语言风格基础上,删改原著中生僻的文言、方言词句以及与故事情节关联不大的诗词,依据现代汉语语言规范及《汉语大词典》所收字词,更正原著中“的”“地”“往”“望”不分等现象,以便于中小学生掌握规范的字词用法。

改编团队从前期的市场调研、文献整理、开展学术研讨活动,再到图书插图、排版、印刷,都是师生们一步步摸索出来的。该书的出版,也是该校“参与式”“沉浸式”“研究型”教学探索的学习成果。兰州大学供图

李利芳说,此次改编的青少版《西游记》以适合少儿阅读改编为宗旨,结合儿童的阅读习惯和思维特点,对改编内容进行多次修改、润色,让情节显得结构紧凑、详略得当,书中还配有与故事情节相关的插图,图文互释,为小读者展现出精彩的西游故事,让孩子们在生活气息和艺术创造的交织中,体会到经典的魅力。

本书主改编、兰州大学文学院2017级硕士研究生陈雪扬介绍说,改编之初,团队立足于文献整理,以明代世德堂“新刻出像官板大字”本为底本,参考了黄肃秋注释《西游记》、李洪甫整理校注《西游记》、李天飞校注《西游记》等,参阅了明、清《西游记》多种刻本以及《大唐西域记》《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元末明初《西游记平话》《西游记》杂剧等相关作品。

为了让每一回的编写风格保持统一,样稿完成后,由团队不同小组成员反复打磨。本次改编从青少年视角出发,以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为中心,将一百回合成三十回,使故事情节更加紧凑,人物形象更为鲜明,全书更具有趣味性和故事性。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改编还努力扫除青少年阅读障碍,每回末尾附有人物介绍及绘图,便于中小学生流畅阅读。

历时两年披荆斩棘“取经路”

“读十遍经典原著,不如改编一次。”魏宏远说,学生们在改编过程中重读经典文本,充分挖掘其背后的时代价值,在参与知识再生产过程中,让学生更加深化对经典读物的专业认知,并强化了学生传承、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使命感,“希望孩子们能将实践经历内化于心,继续在学术道路和文学海洋中探求自己的真经。”(完)

一刻不松,一步不停,向前看,往前冲——时间是最客观的见证者,它将见证我们步履铿锵,全速争胜!

还有,与时间赛跑,每个人都是参赛者。赛跑,不是哄抢,不是看到什么消息不加核实立即转发,更不是跑出去给大局添乱……越是惊涛骇浪,越要从容不迫。把宅家时光过好,把自己管好,这就是属于你的比赛。

回想起改编四大名著的初衷,兰州大学文学院教师魏宏远介绍说,如今,为了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四大名著等经典读物成为了中小学生的课外必读清单,“但从一个家长的角度而言,我在给孩子挑选书籍时就觉得很困难,原著的四大名著,不仅语言晦涩难懂,而且文中有大量不适合低幼儿童阅读的内容,但市场上销售的改编版读物,却又删减过多,过于白话,孩子们难以体会到原著的精髓,实在很难挑到一本合适儿童的改编读物。”

“看到初稿印刷出来的那一刻,有一种‘十月怀胎、孩子终于生出来’的感觉。”兰州大学萃英学院2016级人文班原班长王淼仍忘不了在打印社打印初稿时的兴奋,她说,大学三年参与《西游记》改编,就像书中所言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取到真经一般,团队不仅共同完成了改编工作,更让自己在实践过程中,对学术研究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和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