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待业不如去扫大街意大利高学历者争当清洁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与其在家待业还不如去扫大街?意大利高学历者居然争当城市清洁工。据法国电视新闻网22日报道,意大利走高的失业率让很多高校毕业生“毕业即待业”,为抢到一个铁饭碗,很多拥有高学历的年轻人毅然选择去做清洁工。

意大利多地应届大学毕业生失业率达40%,有人在毕业后连续3年求职都一无所获。意大利南部的巴列塔市刚推出13个城市清洁工公务员岗位,结果被“饥饿的高级人才”一抢而空,据称有800多人报名竞争。

此时的余昌平已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在医院接受了半个月的封闭隔离治疗。他的面色有了些红润,但需要一直戴氧气管,哪怕对着手机说话也不敢完全摘下口罩。1月31日,他断断续续拍了快一小时。他是个爱笑的大叔,带着武汉口音,细致地描述自己感染病毒后的状况。拍摄很累,余昌平身体的实际状况比网友在视频中看到的模样要差不少。

住院前三天,余昌平感觉还好,没有胸闷气喘,还能自己下楼做CT。然而结果并不乐观,肺部的病变在增加,阴影面积越来越大。复查过后,余昌平就没离开过病床了,他开始胸闷、憋气,呼吸越来越困难。新型冠状病毒在急速侵蚀他的身体。

巴列塔市市政清洁公司经理米歇尔指出,高学历者争做清洁工的背后是“意大利病了”——国家不能提供工作机会,年轻人就看不到未来。他表示:“意大利的现实十分矛盾,政府里有的部长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社会上不少超高学历者却在争着扫大街、收垃圾。这令人怀疑学习还是否有用。”

病房里,他孤身一人,亲戚也没办法前来探望。第4天的时候,余昌平开始问自己:“我会不会死掉?”他估计,可能性是30%。

他迷迷糊糊地躺着,想起自己平时身体比较好,抵抗力强,住院这几天也能吃能睡,怎么着都能把病毒打下去。确诊后,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活下来,想着自己的那些病人怎么办,他很有信心:“因为我了解这个疾病,所以没关系。”

成功获得这一岗位的约瑟佩拥有公共建筑设计硕士学位。在经过杂志销售员、农场工人、酒吧服务员等10多年零工辗转打拼后,他今年1月接受了每天早晚扫大街、收垃圾的工作。他表示,800多人争当清洁工是有些夸张,但这就是现实。28岁的工程师安德雷也被成功录取,他欣慰地说:“清洁工虽然不是我梦想的职业,但至少是铁饭碗,我再也不愁失业了。每月2000欧元(1欧元约合人民币7.7元)的收入还让我对成家、购房等计划有了点儿底气。”

现在的他想要尽快康复,因为还有病人在等着救治。打开微信,很多人都在找他答疑解惑。“我还是想冲到前线去。”他计划利用短视频科普新冠病毒以及医学常识,让人们不要过度恐慌,学会科学用药。

起初一切正常,除了发烧,余昌平不流鼻涕不咳嗽,就是吃东西打嗝。1月17日,本来科室要一起吃饭,余昌平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他立即给同事打电话,申请做CT检查。

只是这天晚上,余昌平特别难熬。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挨过第5天,拍个CT看看病情是不是能稳住。

余昌平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负责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疫情爆发以来,他在一线接诊了很多疑似和确诊的患者,直到1月14日,他发烧了,38.5度。

虽然病情依然严重,但第5天的复查结果显示,真的稳住了。在鬼门关外头晃荡了一圈,余昌平逐渐脱离了危险。29号,呼吸机撤了,余昌平的精力在恢复,他开始刷手机了解外面的疫情。信息太多了,看得他难受,最近几天反而没休息好。“作为一个医生,急啊,我总是想能做点事!”

2月4日,余昌平医生被《焦点访谈》报道,更多的人们通过电视屏幕,了解到他正在快手普及新冠病毒的相关知识。

余昌平对网友说:“我今天早上看新闻,状况也很紧急,发病人数很多,控制不容易,有的地方还在蔓延,而且现在老百姓还对这个病不是很了解,还有无名的恐慌。作为一个基层的医生,我也有我的看法,最后的胜利还是我们的。不急,刚刚开始。我们之后慢慢说。”(郑梓)

结果显示,双侧肺部都有问题,必须马上住院。余昌平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开始接受隔离治疗。他变成了患者,身边的同事们变成了自己的主治医生。

近年来,意大利公务员考试常因考生太多而被迫挪到会展中心或体育场进行。在8000人中招400名护士,在10000人里招1名老师,或在18000人里招30名消防员……就业市场竞争之残酷堪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有些毕业生为赶考,坐夜车千里奔赴各地考场,被称作“考试专业户”。

他的快手短视频在2月2日陆续发布,仅一天时间,播放量超过670万次,将近3万名快手老铁为他点赞。“余老师加油,给你和冲在一线的老师们鞠躬了。感恩你们,愿医者平安,愿病人早日康复。”“说句心里话,你才是真正的英雄,你才是真正的明星。”从上传视频到现在,网友对他的祝福一直没中断过。

在余昌平拍的快手短视频里,他坦言,自己直到现在都不清楚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途径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是他说:“因为我接触过很多病人,因为我冲在最前面,我总是会感染的,总是有一天会倒下的。”看得出来,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意大利媒体分析称,青年人失业问题是困扰意大利多年的顽疾。2019年的青年失业率虽较2014年最高时的46%有所下降,但仍高达37%。这一方面与意大利经济长期积弱、未能完全恢复有关,另一方面,国家对无限期合同工与临时合同工的就业保障出现断层,加之2012年退休金改革延长退休时间,让青年人就业更加雪上加霜。另外,鉴于严峻的就业形势,很多意大利年轻人选择去国外找工作,这也加剧了当地人才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