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59例现第二例死亡病例

中新网3月11日电 据黎巴嫩OTV电视台11日报道,黎巴嫩公共卫生部总干事瓦利德·阿马尔称,黎巴嫩新增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使该国病例累计增至59例。

另据黎巴嫩国家通讯社报道称,该国11日出现第二例死亡病例。黎巴嫩《每日星报》称,拉菲克·哈里里大学医院证实了这一消息。

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新华联控股这几年布局了很多产业,成长得比较快,投资辽宁成大、北京银行、长沙银行等金融股,除了多元经营、看好金融行业盈利等因素,也是出于自身及相关控股公司融资便利的考量。但受到金融环境收紧、楼市调控的影响,市场发生了变化,新华联控股资金链处于紧绷状况,只能采取收缩战略。

在改革开放的前30年,中国市场是“春秋时代”,市场空间大,增长快,企业的主要任务是“跑马圈地”,因此,“速度“是第一竞争力,“成果主义”最有效。

弊端3:“工匠精神”正在远离

正是他在通用电气倡导了最粗暴也最经典的绩效管理模式——以年为基础对员工进行审判和排序,并据此激励先进的10%,辅导或淘汰后进的10%。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1月13日一天,新华联控股新增6条被执行信息,1月14日一天新增8条被执行信息。另外,新华联控股几乎将持股、参股的多家上市公司的股权都已经高比例质押。

成果主义的第一个错误假设是: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可以持续提高绩效。

而对过程的管理,首先必须建立起一套科学的思维模式。

“成果主义”还会让开发人员不愿意进行革命性的创新,甚至干脆模仿别人成功的产品和技术。

我们试想一下,一名销售人员最近几年的薪酬都是10万元,如果次年市场环境不佳,他的薪酬减少到了5万元,他还能心态良好吗?实际上,在员工的心目中,所有的薪酬都是固定的,都是他应得的。

就如京瓷创始人稻盛和夫在《阿米巴经营》中写的那样:“当业绩出现滑坡、薪酬被削减时,大多数员工就会心怀不满、怨恨和嫉妒。所以从长远的眼光来看,成果主义反而会使人心涣散。”

然而,在2012年之后,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一旦顺风变逆风,经济下行,业绩下滑就不是积极性能阻止的了。

而这要归功于由戴明博士提出、并在日本企业中广泛推广的“PDCA循环”。

弊端2:带来显著短期效应

“实力主义”,开辟管理的新道路

有一位杂货店的经理受命只允许有1%的损耗,他故意让销路不佳且容易腐烂的水果与青菜缺货,当货品送来时,他会叫收银员也去清点,让结账的顾客在店内排队苦等。

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对其30多万名员工,通用电气将完全抛弃正式的年度绩效考核及其遗留下来的绩效管理系统,对于部分员工,在较小的试验范围内,将不会有任何数字式的排名。

2020年1月份,民生信托对新华联控股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了强制执行,其持有的宏达股份、科达洁能、北京银行、赛轮轮胎、辽宁成大5家上市公司的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在这种情况下,“跳巢”成为了员工增长薪酬的主要选择。据智联招聘数据显示,工作3年内“跳巢”的白领占比62.6%。

这一事件,将新华联控股及其相关公司面临的流动性问题,暴露到公众视野。受该诉讼影响,新华联控股持有上司公司宏达股份9.62%的股份,被法院司法冻结。

创新是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的,在实行“成果主义”的企业,这会损害员工们获得业绩。另一方面,任何创新都会带来未知的风险,维持原来的做法至少可以得到和过去差不多的结果。

弊端1:员工流失的“元凶”

这种方法随之被定义为绩效管理的“金科玉律”,在全球大行其道。然而,现在的通用电气却在“背叛韦尔奇”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

截至2019年12月24日,新华联共有货币资金约47.68亿元,其中,用于日常周转的资金只有744.03万元,银行存款10.68亿元,受限货币资金为36.92亿元。新华联解释称,通过偿还解除质押和加快房产证以及其他手续的办理,可以增加流动资金20多亿元。

按照新华联控股此前的增持预想,此次出清辽宁成大并没有在计划之内,市场分析认为,背后的原因,与新华联控股及其相关企业流动性压力较大有关。而这一切,或都源于2019年底连续出现的“黑天鹅”事件。

新华联遭遇流动性危机

有没有感觉上述情况在我们的企业中也经常发生?当一个高目标落到自己头上,没有人还能坐在电脑前冷静的思考,他们找到的新方法要么是“瞒天过海”,要么就是杀鸡取卵,也许当时的短期目标的确能达成,但最终受到伤害的是企业本身。

也许有人会说,员工必须得接受这个变化,毕竟他们一开始就知道这是浮动的薪酬。但是员工想的是,过去我稍稍努力就能拿到10万的收入,现在比过去更努力了,却只能拿到比过去少得多的收入,真想不通啊。

在回复深交所早前的问询函时,新华联表示,将全力推动去化,加快销售回款;积极推动大宗物业销售;深化与金融机构合作,拓展新的融资资源,保持稳健的融资能力等。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方面,目前虽然资金状况偏紧,但已主动启动引进战投以及瘦身减持计划,出售持有的部分投资股份及银行股权以回笼资金。

根据2019年第三季报,新华联控股期末货币资金虽然有92.06亿元,但短期借款为98.38亿元,货币现金无法覆盖短期债务,同时,货币现金中还有不少受限资金。

就上市公司而言,新华联转型文旅以来,业绩与资金压力不断加大。2019年前三季度,新华联实现营业收入56.25亿元,同比下降了8.8%;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降46.64%。

但可笑的是,很多企业一边大谈“工匠精神”,一边又实施极端的“成果主义”制度。而缺乏颠覆性的、从0到1的创新,意味着企业将逐渐走向平庸,最终被顾客淡忘。

不过,新华联2月4日公告称,评级机构东方金诚还是将“15华联债”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将新华联主体信用等级AA、“15华联债”信用等级AA列入评级观察名单。对于评级调整的原因,东方金诚认为,担保方新华联控股盈利下滑且面临较大债务集中兑付压力,新华联盈利能力也在下滑。

新华联三季度财报截图

今年2月9日,辽宁成大公告称,新华联控股拟向韶关高腾转让上市公司约7927.28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5.18%)及其所包含的全部权益,转让价格为16.9元/股,总价款共计约13.40亿元。

但现在和未来的市场是“战国时代”,各行各业趋于饱和,很多行业都出现产能过剩的的情况,这必然会导致弱肉强食。只有真正满足顾客需求的企业才能生存下去。

根据此前的数次公告,新华联控股前3次增持共计耗资13.93亿元,而按照2018年10月18日当天股价最低点计算,增持278.73万股大致需要0.28亿元。因此,持有辽宁成大5.18%股权,需要耗费新华联控股账面资金约14.21亿元。如今,新华联控股却以亏损0.81亿元的代价,出清了辽宁成大股权。

而把实力评估注入薪酬结构后,这样就相当于开辟了职业发展的新通道,员工只要能持续提升能力,那么薪酬就可以逐年提升。

1. 紧盯过程,让结果自然发生

2019年12月23日,新华联控股子公司、上市公司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个人问题正在公安机关协助调查。而一天后的12月24日,因未按照约定偿还同业拆借的3亿元本金及利息,新华联控股全资子公司新华联控股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财务”)被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提起诉讼。

对于员工的考核,不仅要看做了什么,还要看怎么做到的。因为如果他用非正常的手段做到了一个结果,那明年、后年就不一定是这个结果。

什么是“成果主义”?简单来说就是将员工的收入与其KPI直接挂钩,以此来激励员工自行努力提高工作绩效的一种经营机制。

某一座核能电厂设定目标:每年跳机的意外不得超过11次。如果快要超过时,电厂的管理者就会延后维修,或者发包给外面的公司来修,以便将意外记载别人的账上。

1999年至2000年间,雅虎企业市值曾一度超过1200亿美元。然而,作为门户网站时代的先驱者,雅虎总在“前沿”处停止了脚步,沦为“看客”,从网站到社交媒体、从有线互联网进阶无线网,以及从PC端转向移动终端的趋势上,雅虎总比别人慢一步,最后在2016年不得不以48.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核心业务。

反思:“成果主义”还能走多远?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新华联控股在引进战投方面,暂时还没有消息,而出售部分投资股权已有一些动作。除了出清辽宁成大,新华联控股持有赛轮轮胎14.72%的股份,是其第一大股东,计划减持不超过2%的股份;持有宏达股份9.62%的股份,计划减持不超过6%的股份。截至公告日,上述两项减持计划尚未实施,若按照当前股价和最大减持计划估算,新华联控股共可以套现约5.77亿元。

辽宁成大虽为医药企业,但股东中有史玉柱等大佬,自身也持有广发证券、中华联合保险控股有限公司等金融公司股权,一直受到资本追逐。在金融行业拥有较多布局的新华联控股,自然也相中了这块肥肉,并于2018年3月底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增持,加上此前已经持有的股份,实现了对辽宁成大的举牌,持股5%。

李彦宏曾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质问道:“为什么很多每天都在使用百度的用户不再热爱我们?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并进行了痛定思痛的反思:“因为从管理层到员工对短期KPI的追逐,我们的价值观被挤压变形了,业绩增长凌驾于用户体验,简单经营替代了简单可依赖,我们与用户渐行渐远。”

针对上述同业拆借和信托贷款的问题,新华联控股今年1月发布公告称,已经和相关方达成和解,将在2020年分次偿还欠付债务。同时,相关股权也解除冻结。

员工爱“赚钱“,更爱”一辈子赚钱“。

3. 价值观比人事制度更重要

其实,除了“成果主义”和“吃大锅饭”之外,还有另一种管理模式,我们称为“实力主义”。其核心在于通过科学严谨的管理,激发员工的创新智慧,让企业充满生机和活力。这是未来中国企业一定会去到的方向,也是世界人力资源管理的发展趋势。

有人说,“成果主义”固然有它自身的问题,可是,如果取消提成工资,员工的热情恐怕难以保证。

丰田汽车前主席丰田喜一郎曾经声泪俱下地说道:“没有一天我不想到戴明博士对于丰田的意义。戴明是我们管理的核心,日本欠他很多!”

真正优秀的企业,并不是因为有多么优秀的人事制度,如果是的话,那么其他企业直接复制这些优秀企业的人事制度就可以了。

“成果主义”的另一个副作用就是会带来较为显著的短期效应。

在此基础上,李彦宏还发出了进一步的警告:“如果失去了用户的支持,失去对价值观的坚守,百度离破产也真的只有30天!”

在2012年以前,中国经济大多数时候都保持至少8%的增速,甚至是两位数的增长,不少企业的业绩每年都能按照一定的比例增长。这导致很多经营者认为,只要员工保持较高的积极性,业绩就能持续增长下去。

此外,2月22日,长沙银行公告称,拟给予湖南新华联国际石油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国际石油”)授信额度人民币4亿元,授信期限1年,新华联控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新华联国际石油及其一致行动人湖南新华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合计持有长沙银行股权占比10%,前两者又分别隶属于新华联控股、新华联。

截至2019年12月24日,新华联有息负债合计257.73亿元,其中一年以内到期的负债94.67亿元。

在对员工实力进行评估后,还要把“实力主义“的理念注入到薪酬系统中。根据员工的实力评定级别,作为薪酬结构的重要部分。

在很多公司,员工想要提高自己的收入,要么需要在绩效上持续达成高目标——但这往往依赖于市场环境和公司实力——要么需要晋升岗位,但岗位晋升的通道却是非常狭窄的,无异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1950年,美国管理专家家戴明应邀对日本企业进行指导。他预言:5年之后,日本的产品质量将超过美国。当时无人相信。结果戴明只用4年时间就实现了目标。等到八十年代,不只是产品质量,而是整个日本工业企业全面赶超美国工业企业。

计划出售部分投资股份

真正要从“成果主义“迈向”实力主义“,企业经营者必须清晰知道,重点不在制度,而在价值观的转变。

“PDCA循环“是一套将过程和结果间的因果关系彻底搞清楚的思维方式。用“对策的制定、落实、检查及调整”来完成战略,只要过程完美,结果一定是好的。

据悉,失踪者是一名居住在札幌市的30多岁男性,独自一人上山滑雪,准备当天就返回的。

11日早上6点半开始,25人的搜索队伍进山继续寻找着失踪者。(编译:刘戈 校对:陈建军)

因此,企业不再是靠“速度”竞争,而是需要靠“深度”竞争,来满足顾客越来越挑剔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成果主义”的弊端正在逐步显现。

谢逸枫表示,出售上市公司股权,是一个较快获取资金的方式,如果与意向方达成合作,资金几天内就能到账。

在1月下旬,大公国际已将新华联控股的主体信用等级的评级展望下调为“负面”。大公国际称,2020年新华联控股将面临31.6亿元债券到期和5亿元债券回售,其中3-4月份债券到期金额共计20.1亿元,债券回售额度5亿元。

这并不是标新立异的做法,最近几年,改革或废除绩效考核的大企业已经越来越多,除开互联网公司不谈,包括微软、Adobe还有埃森哲,以及星巴克、海底捞等餐饮企业……在这样的背景下,几十年来我们所热衷的简单粗暴的绩效管理,是不是已经到了瓦解的边缘?

2018年10月18日,新华联控股增持约278.73万股,增持后,共计持有辽宁成大总股本5.18%的股权。当时,新华联控股仍称“尚未完成本次增持计划”,决定将增持计划期限延长12个月,共计增持不低于1000万股股份。新华联控股称,增持的原因,是基于对辽宁成大经营管理及发展战略的认同及对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不过,这之后,新华联再无增持动作。

10日下午3点以后,该男子的妻子报警称,自己的丈夫进入羊蹄山后就没有回来。当天,警方在登山口附近搜索并没有发现失踪者。

同时,我们可以参照“PDCA循环“对员工进行考核,例如:在实施阶段,员工是否彻底的执行方针?在检查阶段,员工有没有了解自己工作与标准间的差异?只要详细了解员工工作的过程,就能对员工实力进行相对客观公众的评估。

2月10日,在“16新华债”停牌进展公告中,新华联控股称,公司拟转让下属控股子公司股权,截至公告日,正在深入沟通相关股权事宜,鉴于上述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该公司债继续停牌。

亏损出售辽宁成大股权

资料图 中新经纬 薛宇飞 摄

2. 根据员工实力定薪酬

谢逸枫称,由于项目投资大、回报时间长,文旅产业不能像卖房一样可以实现快速回款,它对企业的资金压力较大,也容易出现资金断裂的危机。加上疫情因素,很多旅游景点都是零收入,短期内对文旅企业有一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