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就业“结构性矛盾”理科生的就业春天来了

伴随着一学期的结束,如火如荼的“秋招”也告一段落。据教育部统计,2020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将达到874万人,同比增加40万人,毕业生人数再创新高,就业形势依旧严峻。

然而,有些大学生发现,自己所学的专业并不像周围同学抱怨的那样难找工作,他们甚至可以轻而易举地手捧几个录用通知。还有一些调查指出,大学生就业如今呈现出一种“结构性矛盾”:社会环境的变化、新兴产业的发展导致理工科人才短缺。

刘晓杰也发现了这一届毕业生在找工作中一些可喜的变化。“首先是毕业生的求职意识比往届学生清晰度有所提升,择业过程中的选择不再唯高薪论,更多的人开始思考生活和未来的规划。其次,学生求职技能水平整体有所提升,这也和各个高校就业工作普遍扎实开展密不可分。”

组织力就是执行力和战斗力。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与时间赛跑、同病毒较量的严峻斗争中,各级组织部门迅速发出“动员令”、吹响“集结号”,要求领导干部深入一线、靠前指挥,广大党员冲锋在前、战斗在前,把党支部建立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让党旗飘扬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以超强的执行力和战斗力,确保了无论是战“疫”最前线,还是基层防控和后勤保障战线,都有坚强的战斗堡垒,都有先锋模范和表率作用的发挥,为有效遏制疫情传播扩散、夺取疫情防控的全面胜利,层层织密织牢了防护网,提供了坚强的组织保证。

林骥佳表示,所谓的大学生就业难,固然有供需矛盾的原因,但还有个人期望值过高的原因。很多学生由于不合理的就业期望导致“高不成、低不就”。“风物长宜放眼量,不要过于纠结眼前的物质待遇,要关注国家的需求,关注人职匹配和长远发展”。

理工科人才的“结构性短缺”

此外,刘晓杰建议,要长远做准备才能避免燃眉之急。“我们的调查显示,从大一就开始清晰规划和实习实践的学生在就业满意度和就业质量上明显更高,就业难度也更低,因此有规划才能有方向,有方向才能有动力。”

《方案》明确,一是要严格执行低保标准。2020年贵州全省城乡低保标准继续划分为三个档次。贵阳市云岩区、南明区、花溪区、乌当区、白云区、观山湖区和贵安新区继续实行城乡低保标准一体化。贵州全省农村低保平均标准提高到4318元/年,平均增幅5.2%。第一档,贵阳市开阳县、息烽县、修文县、清镇市,4380元/年;第二档,六盘水市各县(市、区、特区)、麻江县,其余各市(州)的县级市(区)、市(州)府所在地周边经济开发区,4332元/年;第三档,其余县,4308元/年。全省城市低保平均标准提高到645元/月,平均增幅4.9%。第一档,贵阳市各区、贵安新区,695元/月;第二档,贵阳市三县一市、六盘水市各县(市、区、特区)、麻江县,其余各市(州)的县级市(区)、市(州)府所在地周边经济开发区,675元/月;第三档,其余县,625元/月。调整提高后的城乡低保标准从2020年1月1日起执行。二是要精准认定低保对象。严格执行低保政策,坚持以家庭收入作为纳入或退出低保保障范围的核心依据,健全低保家庭收入核算办法、低保对象认定办法、低保“渐退机制”。

虽然如此,但无论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在就业过程中都存在自己的优势和劣势。

组织力就是引领力和推动力。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疫情发生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党中央多次召开政治局常委会,专题研究应对疫情防控工作,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果敢和决绝,毅然决然地在第一时间采取有力有效措施,推动形成了下好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办大事,全面动员、全面部署,统筹兼顾、协调联动的疫情防控工作局面,向亿万中国人民传递了必胜信心与决心,汇聚了守望相助、风雨同舟、同心同德共战疫魔的“中国力量”。

针对大学生求职,不少高校教师建议,大学生应建立“合理的就业期望”。

《方案》强调,贵州要紧紧围绕2020年实现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总目标和适应户籍制度改革的要求,立足兜底线、织密网、建机制,坚持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原则,继续分区域划档次提高城乡低保标准,切实加强低保年度核查,强化两项制度衔接,切实做到“应保尽保、按标施保、动态管理、应退则退”。

在一些高校里,可以从进高校招聘的用人单位行业分布看到理工科领域的“人才大战”。浙江大学的《2019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从来校招聘的3290家单位所在行业的分布情况来看,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3个行业数量最多,占总数的50.46%。

牟泮龙就读于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一进入大四,他就在网上给几家心仪的公司投了简历——都是国内比较知名的公司,也参加了学校里组织的专业对口企业的宣讲会。不久前,他在网上投过简历的公司联系到他,邀请他第二天上午进行视频面试,面试过程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问了几个专业相关的问题。晚上他就收到通知,被告知面试通过了。

此外,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发布的《2019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继2018届毕业生平均年薪破15万元大关后,2019届毕业生平均年薪再创新高,达到18.13万元,毕业生在求职过程中平均收到录用通知3.96个。而在北京理工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2019年毕业生就业率为98.35%,接收毕业生排名前30的企业(集团)中,全部为航天、航空、兵器、电子等重要领域的单位。

“另外从国考公布的岗位要求来看,不限专业的岗位不多,很多工科专业的学生无缘报考。从时间进度上看,文科学生找工作拉的战线要更长。”林骥佳说。

《方案》要求,一是要整合救助扶贫资源,强化两项制度衔接。特别是要整合力量,共同核查、持续开展双清双入双退工作、健全开发式扶贫与综合保障工作有效衔接机制。二是要认真开展低保年度核查,确保“应保尽保”。严格按规定程序审核审批对象,应用好社会救助主题数据库,同步做好农村低保季节性缺粮户粮食救助对象认定、城乡特困人员认定和自理能力评估年度复核等工作。三是要切实加强组织领导,保质保量完成任务。特别是要压实工作责任、强化工作调度和宣传引导。各地应结合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情况,适时启动入户核查工作,将于5月份完成对象审核审批工作,6月份按新标准兑现低保金。(完)

《清华大学2019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0月31日,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2019届毕业生就业率为98.1%,从单位所属行业来看,毕业生就业人数最多的行业主要包括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毕业生签三方就业的单位以企业为主,就业人数占比69.9%,其中民企占33.4%。

回想起这一段时间的找工作经历,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的大四学生牟泮龙表示,“还是挺开心的”。

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中国驻济州总领馆采取佩戴口罩、间隔一米排队、消毒等措施,请大家理解和配合。

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14亿人民齐心协力构筑的群防群治防线,范围之广、力度之大、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撼天动地。而在这道最强防线向世界展示中国超强动员能力背后,折射的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超强组织能力。

刘晓杰表示,对于如今备受用人单位青睐的理科生来说,要将自己的成长成才和国家的需求、主流的发展结合起来。“个人的成长只有站在国家的大平台上才走得更稳更快,只有置身于国家最急需的领域和地区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同济大学的研究生刘一苇(化名)从去年9月加入“秋招”大军,如今已经“上岸”。回想起这几个月的招聘经历,她表示,“结果是好的,但是过程很曲折”。

理工科专业交出亮眼“就业成绩单”

在多次的笔试、面试中,刘一苇对自己的专业有了更深的认识。“我的专业算是偏技术类的,所以和文科专业相比,我感觉找到一个对口工作是相对简单的。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我的选择面比文科生更窄,我只能在专业领域里找工作机会。当然,作为一个理科生,我们要珍惜自己拥有的‘技术门槛’”。

“在北理工,春节前一个学生手里就能拿上十几个录用函的并不稀奇。”北京理工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中心主任林骥佳也观察到了近年来理工科岗位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他以用人单位对北理工的需求情况为例,“确实存在文科与理工科不对等的情况,理工科岗位的需求明显大于文科,这或许也与学校定位有关。”

“企业的招聘侧重不再唯专业论,他们更倾向学生的能力是否胜任岗位,所以这也为工科学生跨界求职提供了一个便利条件,而文科学生的跨界求职的范围可能性确实较小。”刘晓杰说。

刘晓杰表示,求职过程中,理工科学生和就业相关的实习实践经历比较少,从学生个体能力来说,口头沟通表达、语言组织能力和求职准备上往往不如文科生充分;而文科生的求职岗位的专业可替代性较理科生更高,因此用人单位对求职者的个人能力和实习针对性的要求会更高。

不久前,由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指出,大学生就业结构性矛盾突出,外部环境变化造成大学生需求升级、大学生供给调整滞后,具体表现为文科毕业生就业困难、理工科人才短缺。

记者27日从贵州省民政厅获悉,经贵州省人民政府同意,贵州省民政厅、贵州省财政厅、贵州省扶贫办日前联合制发《贵州省2020年城乡低保提标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贵州全省2020年度城乡低保提标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林骥佳也表示,从岗位要求来看,招聘文科学生的岗位大部分要求的是可迁移能力,而需求理工科学生的岗位要求主要以专业技能为主。理工科学生在应聘公务员或其他公共管理岗位时,笔试、面试表现明显不如文科学生。

组织力量是我们党战胜艰难险阻的坚实支撑。组织力量,是一种众志成城、无坚不摧的巨大合力。“船的力量在帆上,人的力量在心上”。现在,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变化,防控工作取得积极成效,各地在写好疫情防控动人故事的同时,也把复工复产作为另一个重要战场。相信我们只要能够做到既有责任担当之勇又有科学防控之智,既有统筹兼顾之谋又有组织实施之能,就一定能够紧紧依靠人民,夺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双胜利。(李吉明)

“然后我们谈了谈薪资待遇的问题,双方都很满意,现在的结果应该还是符合心理预期的。”牟泮龙高兴地说。

组织力就是感召力和凝聚力。一个党组织就是一座堡垒,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堡垒无言,却能凝聚强大力量;旗帜无声,却能鼓舞磅礴斗志。在党的领导和逆行精神的感召下,从城市到乡村,从企业到机关,从社区到校园,从军队到地方,14亿中华儿女都迸发出了强劲的动力,紧急并迅速行动起来,形成了心怀大爱、和衷共济、守望相助、精诚团结,防控疫情、歼灭病毒的“汪洋大海”,再次以磅礴的全民力量演绎了越是艰险越向前的民族品格,引来了世界的赞许和惊叹。

针对理工科人才的“结构性短缺”, 北京科技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招生就业处副处长刘晓杰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和目前国家创新发展过程中广大用人单位急需核心技术领域的人才需求基本一致。同时,一些传统意义上财经类、管理类的用人岗位,目前也出现了对工科学生的大量需求,也确实客观地反映出市场对理工科人才的需求迫切。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发现,在理工科专业,像牟泮龙这样轻松手握offer的同学不在少数。与此同时,这一段时间高校开始陆续发布本校的2019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不少理工科学校以及综合性大学的理工科专业的“就业成绩单”十分亮眼。

对于理工科的大学生来说,在众多的选择下更需要冷静的头脑。

大学生应建立“合理就业期望”

在大学的招聘市场里,为什么“找不到工作”和“招不到人才”可以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