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上新冠肺炎“百万医疗险”赔不赔健康险蛋糕2万亿这篇文章都说清楚了

每经记者 涂颖浩    每经编辑 易启江    实习编辑 段炼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也建议,消费者可以结合自身的支付能力或者需要,通过购买医疗险保障更大疾病范围的医疗费用支出,或者通过购买重大疾病保险或者寿险等产品,保障罹患重疾或者身故后的大额支出和家庭收入损失等。

据悉,展览将在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持续至2021年2月5日。(完)

健康险在疫情中能发挥什么作用呢?据悉,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这类保险责任,一般而言,理赔的主要是医疗险,包括现在热销的百万医疗险;此外,以死亡为给付条件的保险也会赔付。

2008年,蔡国强担任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核心创意小组成员及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其作品为观众留下了经典难忘的印象。如今,他再续奥运情缘,续写当代艺术与世界体育盛事之间的佳话。

2016年3月,保监会出台《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存续期限不满1年的中短期存续产品应立即停售,期限在1-3年期的中短存续期产品的规模此后逐年递减。健康险中护理保险正在政策限制之列。由于此类产品相对其他险种更具储蓄属性,在此之前,往往被设计成中短存续类产品。在这一政策背景下,健康险保费高增长的态势在2017年有所放缓,保费仅有个位数增长。

客户数快速扩容,打开了健康险增长的想象空间。2019年,包括重疾险、其他医疗险保费的快速增长,催生健康险市场规模超过7000亿元,这与保险业第二大险种——车险的保费规模快速拉近。

“买医疗险就像买车险,差不多就能省则省吧。价格差别也不大,或者就看哪家保险公司更知名。”小朱说。

万亿级市场,蛋糕怎么分?

5、加强与输入地政府、企业的对接联系,采取“点对点、一站式”的办法,安全有序推进滞留在荆人员返乡返岗、外出务工。在荆离鄂通道继续按照省指挥部要求,实行严格管控。

“百万医疗险你还没买吗?”一位朋友小朱最近见面聊天偶然说道,自己去年就给一家几口都买齐了,“一件衣服钱就买个抵御大病风险的底气,未尝不可呢?”

1、中心城区范围现有内设交通卡口全部撤除,恢复正常交通秩序,机动车、电动车、自行车凭健康绿码或健康证明有序通行,不再需要车辆通行证明。市域边界交通卡口继续保留、严格管控。

“百万医疗险”火了,由于参保人众多,“百万医疗险”也被称为国民医保。根据众安在线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末,尊享e生在其产品体系中销量第一,在保用户超过460万人,以众安在线的投保人年龄分布来看,31岁-40岁人群是其产品的购买主力。

虽然中短存续的护理保险受限,但是重疾险及医疗险两大险种很快成为了新的增长主力。特别是2016年以来,百万医疗险以“网红保险”姿态打入中端医疗市场,并且很快在2018年拿下了170亿元的新单保费。

想买一款“百万医疗险”,但买哪家呢?看产品的时候,小朱可犯了愁,A家产品经常看到宣传,B家在支付宝就能买,入口更方便,C家可选项包括质子重离子治疗保险金,当然还有付额外的保费成本,不过她比较看重的就医绿色通道倒是各家都有。

自2016年8月众安在线推出首款“尊享e生”起,百万医疗险诞生已经三年半,一方面,同业争相推出竞品,另一方面,重点发展百万医疗险的公司不断对自家产品升级迭代,从保障内容、医疗技术、服务范围等多个层面进行扩容,巩固其产品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机构争相入局的背后,是这一产品创新逐渐被市场认同。

4、国外返(入)荆人员,须主动向所在街办(乡镇)、社区(村)报告,并按相关规定集中隔离14天。

6、本通告自2020年3月17日0:00起生效,原有通告与本通告相冲突的以本通告为准。

健康险扩展责任范围应对疫情

“修车和修人”很类似,有机构人士一一对比道:“你看,车要保养、人也要体检,车子损坏了维修、车险给理赔,人生病了治疗、健康险能充当医疗支付者的角色;两者还都有强制性部分,交强险对应健康险中的社保,两者也都有商业险作为补充。”

“低费率”现象还体现在一些重疾险上,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为了获取市场份额,“拼价格”成了不少中小公司的“法宝”。一位从事互联网健康险研发的机构人士告诉记者,网销重疾险上线初期,一度通过在产品责任上“瘦身”,这样能够做到低保费、高保额,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到竞争中,价格竞争趋势渐强。

3、有序解除小区封闭管控状态,居民可分时、错峰正常进出所在小区,外出戴口罩、不扎堆、不串门、不聚餐,进出小区和单位严格登记、验码(证)或测温通行。小区日常管控由所在地街办(乡镇)、社区(单位)、物业承担。

根据省指挥部有关通告精神,结合省疾控中心发布更新的市县疫情风险等级,现就统筹推进中心城区疫情防控、企业复工复产和人员安全流动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越来越多小朱这样的80后,开始接受诸如“百万医疗险”这样的健康险。这一群体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阶段,相对于动辄数千元的传统保险,一年仅300-400元的保费支出,购买决策可以做得更轻松。更吸引人的还有高达数百万的保额设计,以杠杆率衡量,“百万医疗险”的普惠性优势极为突出。

对于广大消费者关心的理赔时限问题,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副局长吉昱华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由于不同公司的信息系统不一样,业务流程不一样,承诺的理赔时限也不尽相同。消费者可以具体咨询所投保公司的客服电话,同时欢迎社会监督。监管部门一旦发现理赔中出现的违法违规问题,将依法严肃处理,切实维护消费者利益。

低保费撬动高保额,健康险领域诞生了一款现象级产品:2016年以来,“百万医疗险”从价格上降低了医疗险的准入门槛,成为健康险增长的新动力。中再寿险数据显示,2018年,百万医疗险全年的新单保费规模达到了170亿元,预计2019年全年新单保费规模将达到300亿元。若以平均保费450元/年简单推算,一种产品覆盖人群超过了6000万人。

百万医疗险火了,到底谁在买?

有趣的是,若以理解车险的方式诠释健康险,百万医疗险还与车损险特点一一对应:百万医疗险1万元免赔额,对应车损险的1000元免赔额,前者投保前的健康告知,与车损险投保前的验车环节如出一辙。

欧洲32个主要国家地区健康险/总保费的比例基本稳定在10%

由银保监会牵头研究制定的《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5年健康险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元。而2019年健康险市场规模为7066亿元,这意味着,在下一个六年里,健康险市场将增长两倍!

不过,此次疫情期间保险业积极扩展现有保单的责任范围,将新冠肺炎纳入疾病险保障范围,这意味着相关产品也将按照重疾险赔付方式加以赔付。此前一些医疗险产品将法定传染病甲类和乙类发生暴发流行疫情的情况也列入免责条款,随着保单责任范围拓展,也相应取消了“特定传染病”等免责限制。

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娄玮表示,故宫博物院很荣幸能够为北京冬奥会贡献力量。此次展览旨在架起一座沟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现代奥林匹克精神的桥梁,传承弘扬好“相互理解”的国际奥林匹克精神,通过中华文化与世界文化的深入交流,在不同文明的对话中,促进文明的交流与互鉴。

截至目前,100多家保险公司不同程度的取消了定点医院、观察期、免赔额等理赔限制,对出险的客户应赔尽赔,对正在隔离治疗的患者给予了赔付款或慰问金。

比较来比较去,小朱感觉这些产品并没有太大差异。“保险金额最少都在100万以上”,免赔额是1万元,就医需要在二级或二级以上公立医院普通部,药品报销不限社保用药,等待期都是30天。按自己的年纪计算保费,贵的427元,便宜的372元。“那就选个最便宜的。”小朱拿定了主意。

根据保险责任来划分,健康险包括重疾险、医疗险、护理保险及失能保险等,此次在疫情中发挥作用的是较为成熟的重疾险和医疗险两大产品。

据介绍,目前各家保险公司都开通了理赔绿色通道,设立了24小时接案和报案电话,简化了理赔程序,对于受疫情影响的投保群众,安排专人进行理赔服务。同时积极利用现代科技,通过互联网、手机APP等网上手段进行理赔服务,简化实务单证的提取要求,做到一站式直赔。据统计,大多数客户提交理赔申请之后在当天能够完成理赔,最快的在5分钟之内完成理赔。

本次展览共展出蔡国强艺术作品180件,以对话东西方文明的创作形式,呈现艺术家近年“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项目的精选作品,及以冬奥为主题和以紫禁城为灵感创作的新作。其中,《银河嬉冰》以故宫博物院馆藏《冰嬉图》为灵感,连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主题,呈现在银河中溜冰的想象。展出作品还包括《花瞬二》《梦游紫禁城》作品组。

2、工业企业、金融保险、电力电信、农贸市场、港口和货运站场、以室外作业为主的建设项目,复工复产按市指挥部16号通告相关规定办理。人员聚集度高、场所相对密闭的影剧院、棋牌室、游艺厅、书店、网吧、舞厅、酒吧、KTV、公共浴室、足浴店、美容店、健身房、培训机构、堂食类餐饮等,疫情解除前不得复工复产。不在上述限制清单内的市场主体,在落实防控措施的前提下可有序复工复产,由所在街道(乡镇、园区)和行业主管部门负责监督管理。

陈东辉向记者分析认为,健康险和车险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是都非常注重服务和客户体验,而不仅仅是赔付;二是都和服务提供商形成紧密的价值链,车险是4S店和修理厂,健康险是医院;三是都面临控费、反欺诈等难题;四是都需要不断加强风险选择和定价;五是科技运用空间都很大。

数据显示,2010年-2016年,国内健康险原保费收入从677亿元迅速增长至4042.5亿元,增长5倍,占人身险保费收入比重从6.37%增至18.2%,占全行业保费收入比重从4.66%增至13%。同时,健康险深度(保费/GDP)由2010年0.17%增至2017年0.53%;健康险密度由2010年50元/人增长至2017年316元/人。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每一个人都开始沉重的思考,面对疫情,我们该如何避险?

对于重大疾病保险而言,由于新冠肺炎目前尚不在市面上任何重疾险病种列表中,根据保险理赔人士判断,一般无法得到赔付。除非是新冠肺炎引起相关并发症,如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性休克、深度昏迷等较为严重的后果时,重疾险则能够对其进行赔付。

荆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24日发布消息称,目前共有68家财产保险公司通过扩展产品责任等方式开发了600多款保险产品;70家人身保险公司在不增加保费的前提下,把1210款产品责任范围扩展到新冠肺炎。

近年来,健康险的增长惹人注目。

“以百万医疗险为代表的健康险,越来越像高度标准化的车险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与业内交流时注意到,最近业内对这一现象的感知越来越强烈。

从历史经验来看,疫情爆发往往有助于公众保险意识提升,疫情过后常会迎来健康险类保障产品销售的报复性增长。